王者荣耀孙尚香比基尼图|王者荣耀李白王昭君漫画

EN | 中文
沈國軍:骨子里的“變革”基因
發布時間:2018-11-16
閱讀次數:1973
來源:東南商報

口述 / 銀泰集團創始人兼董事長 沈國軍

整理 / 記者 薛智誼

1.jpg

從1997年在北京成立中國銀泰投資有限公司到現在,21年過去了。這21年,對沈國軍和他的銀泰集團來說,都是不斷自我變革和創新的21年。窮則思變,變則通,通則達。從走出貧困的童年,到誤打誤撞“被迫”進入百貨零售業,再到帶領銀泰集團在商業地產、新零售、資源礦產、文化旅游、大健康等領域一次次布局發展,從主導企業發展再到身體力行公益慈善,創新和求變的精神都一路相隨。


清苦少年:唯一的出路是改變

我1962年出生在寧波奉化一個名叫棲鳳村的貧困小漁村。我是家中長子,還有兩個弟弟和一個妹妹。14歲那年,家里唯一能掙工分的父親不幸在車禍中去世,這對一個本就貧困的家庭來說,無疑是雪上加霜。

父親走后的日子更加艱難,而我還在讀書,支撐這個家的重擔更多地落在母親身上。她與別人在村口合開了個早餐攤子,每天凌晨兩三點就起床。父親去世后,母親帶著我們4個孩子非常辛苦,但仍然堅強、善良、勤奮。我記得那幾年的大年三十,別人家都忙著過年,我們一家人卻在海邊撿苔菜。

苔菜在冬天屬于時令海產,天冷人們不愿意去撿,越到過年賣價越高。除夕那天母親帶著我和弟弟到海灘邊,3個人都光著腳,在潮頭冰下撿苔菜,腳下的冰一直發出咔嚓咔嚓的脆響。等我們回家把粘在腿上的灘泥洗掉后,才發現腿上全是一道道被石頭和冰劃破的口子在流血,但腿已經凍麻了,一點都感覺不到痛。母親不顧自己腿上流血,心痛地幫我們清理傷口。

 父親去世后第五年,我的母親積勞成疾患了胃癌,母親病重時堅決不肯再睡家里的棕繃床,因為那是當時家里唯一值錢的東西,母親擔心死在上面賣不出好價。一年后她也去世了。

少年的經歷讓我對很多事情都看開了,所以后來在生意場上賠點錢就賠點錢,以后再去掙回來;如果鬧矛盾就坐下來聊聊,吃一點虧就吃一點虧。我從來不愿意跟人家去爭什么。

失去雙親后,家里已是水盡山窮。日子難到極點,唯一的出路就是改變。 


創新起家:與眾不同是銀泰基因

雖然家境貧寒,但母親生前一直堅持讓我上學。我后來考取了中南財經大學(現中南財經政法大學),并獲得研究生學歷。畢業之后,我被分配到建設銀行,勤懇工作幾年之后,成為當時系統內最年輕的高級經濟師。1992年,我又被調往海南,出任新成立公司的副總經理,開始涉足企業管理。這些經歷帶給了我很多業務經驗和管理經驗。

1997年,我當時在銀行做高管,但最后還是選擇辭職,下海創業。很多人感到很驚訝,捧著銀行的金飯碗不要,去當個體戶?我帶著八九百元的離職工資,又向朋友借了20萬元,在北京首都大酒店租了一個夾層,成立了中國銀泰投資有限公司。當時只有4名員工:我任總經理,外加一個秘書、一個業務助理和一個司機。

銀泰成立的第二年,亞洲金融危機爆發。有個好朋友打電話說,香港有家上市公司在杭州武林廣場延安路的項目,做不下去了要賣掉,位置很好,問我有沒有興趣?三棟商用樓盤,給我的價格是原價的六折。朋友還說下家也幫我談好了。我一算賬,自己只要付2000萬的定金,轉手就能賺9000萬,于是興沖沖跑到杭州,上午簽購買協議,下午就簽轉讓協議。沒想到過了幾天,還沒付定金的買家突然變卦,說樓不要了。下家違約,已經向上家付了定金的我只能履約。本想炒房卻炒成“房東”。我只好在國內各大百貨零售業大佬之間奔走求助,太平洋百貨、百盛、賽特……幾乎所有當時國內的一線百貨集團我都找過。我當時想,只要他們來做這個項目,免租幾年都可以,但仍然無人接手。

沒有退路,但我不服輸,決定自己進入百貨業。我們以高出業內3倍的薪水請來專業運營團隊,只提了一個要求:與眾不同。所以,銀泰百貨從誕生的那一天起一直在創新,從賣場設計、品牌引進、服務管理,再到營業員培訓、廣告投放、動線規劃等,銀泰都和別的百貨商場完全不一樣,顛覆了當時的很多傳統。銀泰武林店一下子就火了,高端時尚的定位吸引了一大批年輕消費者。

杭州武林銀泰開業的第二年,我在一次聚餐會上認識了北京第一機床廠廠長。他感嘆工廠日子難過,產品賣不出去,5000多名員工發不出工資,他想把這塊地賣了后搬遷。整個廠區位于現在北京CBD最核心的位置,有200多萬平方米,出價基本是白菜價。

當時我就認為這塊地非常有價值。那個時候,實際上有200多家公司跟這家工廠談過,要搞開發,都是亞洲乃至全球最大的公司。但金融風暴一來,誰都不去了。我們資金有限,只要了那個地塊最好的一個角,有兩條軌道交通在下面。

2000年初,市場回暖,很快有公司找上門,要加價1億美元買這塊地,我沒答應。有了杭州武林銀泰的運營經驗,我決定自己開發,打造北京的地標建筑,這就是后來的“北京銀泰中心”。我們聘請了全球最好的設計機構,以最高品質去打造一個“建筑藝術品”。后來,我還飛到美國芝加哥的凱悅集團總部,為北京銀泰中心引入了酒店行業的高端品牌——中國首家柏悅酒店。

整個項目耗資68億元,我甚至付出了血的代價。那幾年,我一直用銀泰百貨賺的錢貼補銀泰中心。在巨大的壓力下,2004年的一天,我在電梯里吐血了。說是吐,其實是噴出來的,血噴得到處都是,電梯里的人嚇得直喊救命。醫生說:“你命太大了,胃出血到這種程度,如果休克,90%的概率是醒不過來的。”那是我自創立銀泰以來第一次休假,在醫院住了20多天,瘦了20斤。

2008年北京銀泰中心開業,成為北京高端時尚地標。付出的努力算是得到了回報。

在北京銀泰中心建設期間,銀泰百貨在2007年3月登陸港交所,成為第一家在港上市的內地民營百貨企業,后來更名為銀泰商業。

2009年,我開始意識到百貨行業即將遇到瓶頸,大家都覺得這個行業賺錢時,就往往意味著風險。于是,我把銀泰高管拉到烏鎮開會,提出要轉型,一是對現有的銀泰百貨進行自我改造,二是把新開的店打造成“品牌零售業+多功能商業服務設施”的購物中心。

雖然烏鎮會議時內部有不同的聲音,但后來的事實證明,這一步又走在了市場前面。我們引進了奢侈品、餐飲、電影、游戲等,不斷豐富商業業態,積極改善顧客體驗,銀泰商業零售從此進入了“多業態、多品牌”的階段。后來,我們通過并購式發展,迅速擴張至86個購物中心和百貨門店,在門店數量、規模、零售效率等方面都做到了全國最大。


擁抱變革:引領新零售

雖然我是一個60后,但很樂于接受新技術、新潮流。我與馬云是2004年前后在飛機上認識的,后來銀泰商業作為傳統零售企業,在數字化改造和電商轉型等方面的出色表現吸引了他和阿里巴巴的關注。

其實,2010年,銀泰集團就開始大膽嘗試互聯網。當時我們是國內連鎖百貨行業里面第一家成立垂直電商網站的,我們叫做“銀泰網”。那個時候,很多傳統企業還停留在對互聯網、電商等新技術力量沖擊的言語攻擊、抱怨甚至是藐視上。我們算是極少數積極擁抱全新趨勢的連鎖品牌。

我們把上萬個商品數字化,實現了實體店與網上同款同價,當時傳統零售業幾乎沒人這么做。很多人不理解,認為很麻煩。但扎實的工作是見得回報的,我們的運營效率大大提升。以前銀泰一到節假日,收銀臺就排隊,一排就好幾個小時,甚至收銀員不上廁所都來不及處理。后來,我們要求所有品牌接入移動支付,再也沒有出現排長隊的情況。這些措施現在看來不算什么,但在當時,我們是全國做得最早、最領先的。

2013年,我和馬云聊起了傳統百貨和電商的結合。我記得跟他說過,電子商務好比是空軍,如果狂轟亂炸把傳統零售企業搞得半死不活,那就沒人去收拾打下的戰場了,所以總要有地面部隊去協同。

當時馬云聽了很認同,說應該一起組建特種部隊去做這件事。這就是新零售概念的雛形。當時我們都認為,線上與線下的合作完全能夠打出一片新天地,于是我們一拍即合。

2013年5月,阿里巴巴與銀泰集團一起聯合成立菜鳥網絡,我任第一任CEO。2014年4月,阿里巴巴集團與銀泰商業達成戰略合作。之后,我們不斷深化合作,直至成為國內新零售行業的領軍者。

所以我覺得,傳統行業的人一定要敬畏技術的進步,傳統零售業一定要改革,否則會越來越困難。對于一家有進取心的企業來說,創新和變革不是一個簡單的口號,是必須落到實處的要求。


持續創新:多業態共發展

最近幾年,銀泰集團比較重要的戰略調整是用資產換資源。這是我們綜合根據自身優勢、市場條件、未來戰略等各方面因素,作出的重要變革。

2016年,銀泰集團與云南城投戰略合作,雙方利用各自優勢,針對商業資產運營進行大膽的創新。也是在那一年,我們旗下的上市公司銀泰資源,在多家強大競爭對手的“圍剿”之下,成功收購了加拿大埃爾拉多黃金公司位于中國境內的黃金礦山,可以說是“螞蟻吞象”。

2017年,經過很長一段時間的考慮,我們又正式成立了銀泰文旅集團。短短一年多時間,銀泰文旅集團已經投資運營了山西省雁門關、五臺山、恒山、浙江溪口雪竇山景區、三亞玫瑰谷景區、湖州影視城等著名景區項目。

中國旅游人數每年都在增長,但是旅游體驗卻很差。在銀泰,我們賣東西的時候,顧客來了以后,我們恨不得倒香檳給他喝,可是在景區呢?游客在里面排隊,排一個小時都沒人搭理。

這對于我來說,就是一個機會!銀泰文旅集團就會針對這些旅游痛點和難點,利用智能硬件、大數據、云計算、移動互聯等技術,為景區提供一站式智能景區解決方案,并把它們打造成全域旅游、全季旅游的景區。實際效果非常顯著。2018年國慶黃金周期間,銀泰文旅集團運營管理的景區人氣爆棚,實現旅游人次及營業收入雙豐收。

除了文旅,我們還在市場化養老領域通過銀泰健康集團來實現布局。目前已經涵蓋了養老、醫療、康復、護理、教學、科研、文化、老年用品研發和貿易等大健康養老領域,通過完整的產業鏈條,幫助更多老人 “老有所養,老有所醫”。

另外,銀泰旗下的投資和金融集團,也一直在追求創新。投資部門人員不多,卻在短短數年時間里投資了80多家公司,其中一半以上實現了成功退出。現有的30多家被投企業當中,有十六七家獨角獸,包括螞蟻金服、菜鳥網絡、網商銀行、小米、今日頭條、趣頭條、車和家、優客工場、51信用卡、小贏科技、匯通達等創新型企業。我們希望以實業為基礎,積極參與產業升級和科技創新,從而促進供給側結構性改革,切實服務好地方經濟發展,推動振興實體經濟和實體產業。


感恩時代:責任與擔當

改革開放給了我改變命運的機會,我非常感恩這個好時代,也在努力踐行“窮則獨善其身,達則兼濟天下”這句古語。

2004年,我就和多位企業家共同發起成立了愛佑基金會,并擔任發起理事目前,已經有10多萬名先天性心臟病患兒得到了救治和幫扶。2014年,我發起成立了銀泰公益基金會,并聯合北京大學光華管理學院發起了中國第一個社會公益管理碩士項目,為公益領域培養高級人才。2015年,我又和馬云、馬化騰等企業家,共同在家鄉奉化成立了桃花源生態保護基金會,一起探索生態保護等可持續運營。

2018年9月,我與眾多企業家發起設立慈善家聯盟。通過這個國內全新的慈善家聯盟組織,我們希望更多企業家都投身到慈善事業當中,成為優秀的慈善家。

 此外,我還在家鄉承擔了一些社會職務,如浙商總會(全球)執行會長、甬商總會(全球)會長、湖畔大學校董等。我感謝大家對我的信任,我感到的不僅僅是榮譽,更多的是沉甸甸的責任。甬商、寧波幫是塊金字招牌,虞洽卿、包玉剛、邵逸夫等前輩,是中國人的驕傲,也是企業家們學習的榜樣。甬商是了不起的商幫,為大上海的崛起、香港的繁榮、中國工商業近代化都做出了巨大的貢獻。不僅如此,甬商還對20世紀東亞、東南亞乃至全世界的經濟發展都產生了非常大的影響,是“中國唯一不斷代的商幫”。

甬商總會應該成為匯聚全球甬商的橋梁。新時代下的甬商,應該在做好企業的同時,勇擔家國共興的責任,做敢于擔當的新時代甬商。我希望更多的甬商回歸,為家鄉帶回資本、技術、人才等要素;我也會努力團結全體甬商,以市場化運作、規范化管理、務實化服務,提升甬商總會的凝聚力、影響力,創造甬商總會的生命力、發展力,共同打造一個最有活力、最能創新、最開放包容的商幫,為寧波乃至全國的發展服務,再創百年甬商新輝煌。

銀泰集團能夠發展至今,我感覺是這個時代給了我改變自己命運和改變世界的機會。如果能為國家做一點事,無論是納稅、創造就業還是推動行業變革,我都會盡我所能。改革開放是一個恢宏的進程,相信下一個10年、20年,中國仍有巨大的發展潛力。我們能做的就是把握機遇,承擔更多社會責任,回報社會,回報國家。

 

【記者手記】

沈國軍進入百貨業是“誤打誤撞”,但是對創新和極致的追求,讓他從百貨行業發端,一步一步將銀泰集團打造成了中國新商業的典范。面對命運的玩笑,擁有什么樣的心態,決定了一個人的成敗。

“沒有成功的企業,只有時代的企業。”銀泰的成功離不開改革開放后的社會環境和經濟發展,但也與企業家個人的膽識、智慧和創新精神密不可分。在變化的浪潮中,不僅要做弄潮兒,還要把握好潮水的流向。“人生的道路雖然漫長,但緊要處只有幾步”,一個人是這樣,一家企業也是如此。

沈國軍擁有創新者的開放思維,能主動擁抱變化,而非固步自封,這讓他在很多關鍵的節點上,在重大的方向性的決擇時,總能順勢而為,提前找到風口。

如今,身為全國政協委員和致公黨中央常委的沈國軍,把更多精力投入到了公益領域,并創新了中國商業成功與社會公益的共享價值模式,被哈佛商學院收錄為全球首個案例。無論在哪個領域,“創新與變革”已成為沈國軍的信條,甚至基因。


王者荣耀孙尚香比基尼图 3d彩票算法公式 鱼虾蟹怎么赢 彩票平台源码出售 北京pk10定位胆规则 AG鬼马小丑 福彩开奖号和值走势图带连线走势图 赌大小怎样玩 彩票发彩网极速快三 浙江舟山飞鱼开奖号码 比例投注法是怎么投的 千炮捕鱼(破解版内购) 重庆时时人工计划网 山东时时开奖结果查询结果 赌城游戏 足彩开奖 黑龙江快乐10分基本走势图